\u201C\u6B66\u72B6\u5143\u201D\u5168\u7EA2\u5A75

说吧,你在过去几个月看到、听到过多少次“全红婵”这个名字?

东京奥运会上,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全红婵就以王者姿态拿下金牌。

尽管14岁的她还不能在王者峡谷打破那一个小时的防沉迷限制,但是恐怕连打王者荣耀的孩子都能够说得出她一战成名的故事。

陕西全运会,当瘦瘦小小的全红婵走过混采区时,广东队教练何威仪拉着她撤离长枪短炮的围追堵截。


记者们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他们没有听到这位不世出的天才少女表露心声,但转念一想,“全红婵被教练迅速带出比赛场馆”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新闻点。

这就是全红婵自带的效应,她说或者不说,做了什么和没做什么,一块块屏幕背后都有人愿意为了这个名字贡献出点击量。

而对“全红婵效应”体会最深的,莫过于她的老家迈合村。

2021年8月5日下午3点17分,全红婵最后一跳完美入水,迈合村瞬间陷入疯狂。

“热烈祝贺全红婵在东京奥运会10米跳台获得冠军”的横幅第一时间被挂在了老家房外最显眼的位置。举着红旗前来道喜的乡亲们络绎不绝,“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不再只是春晚金句,而是现实写照。


只是因为曾经在采访中提到喜欢吃辣条,辣条发源地湖南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就连夜将一车辣条送到全红婵家中。

全红婵妈妈当即表态,会把辣条跟全村人一起分享。此后陆续有网络主播前往迈合村附近直播,全红婵的亲属无一例外成为诸多到访者合影的对象。

彼时不少村民都还没有想明白,那些来自各地的网红是如何找到了这个位于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麻章镇的小小村落。

“最高峰的时候村里能聚集600多人,小车将小学广场、村部和祠堂门前的空地都停满了。”迈合村村党支部书记惊讶地面对着记者的采访。


其实在奥运会开始前,迈合村就已经开始“大兴土木”,村里的祠堂中临时添了一件大物——一台大屏幕电视机。

有关部门在这里贴心地为全家人搭好了收获喜悦与激情的设备,让他们得以在第一时间获取全红婵的比赛结果。

8月8日起,迈合村正式封村。


太多外界的叨扰打破了宁静小村的虫鸣鸟啼,让本该从烟囱里冒出的烟火气变成了一丝怒火。

确实,网红没日没夜地围在全家老宅附近直播,严重影响了80多岁爷爷奶奶的作息,超出公序良德之外的狗血让全国一度为之愤怒。

愤怒有之,但很快地,又被新一轮喜悦覆盖。

9月12日全运会跳水女子10米台决赛,全红婵逆转夺冠,不仅再次证明了自己天赋异禀,更锻炼出了一颗“大心脏”。

当晚,迈合村村民点燃了一卡车的烟花遥相庆祝。

据报道,全红婵的老家迈合村除了两三户陈姓居民之外,其余都是姓全的,大家也都同属于一个宗族。

奥运会期间,全氏祠堂承载了所有族人的祈福,大家都在为了从这里走出的女娃娃加油呐喊。

东南沿海的居民讲究风水,讲究传统习俗。在此前有记者前往迈合村采访时偶遇一个爷爷带着孙子来迈合村“打卡”,还听到了“青山绿水,马路环抱,她家风水好”这样的肺腑之言。


全红婵的父母在女儿夺冠后依然经营着橘子园,金秋丰收季,不仅吸引到附近居民前往现场采摘,与时俱进的家人们还学会了直播带货,网友在线下单,生意火爆。

11月3日是全氏祭祖的日子。

在正日子到来之前,借着全红婵夺魁的喜庆,全氏祖茔经历了一次修缮。



据了解,全氏祖茔已经有数百年风水,光绪庚辰年间,宗族里更是出了一位武状元乃烈公。光绪帝派国师亲查此地,确定乃风水福荫,旋即御赐白银修建此墓。



祭礼当天,除了全氏告慰先祖之外,宗族更是为他们的骄傲颁发了一块奖章。作为岭南客家文化的一部分,旺龙习俗同样在此次祭礼当天呈现,以求接运旺气。

全红婵并未出现在现场,但是她的父亲全文茂低调现身,戴着口罩参加了旺龙仪式,并从族长手中接过了那块奖章和奖金。


“万世基业,声振全球”,是族长为全红婵下的定语。

人群的背后,两条红底金字的横幅更是引人关注。

“全红婵东京技压群雄,长安挫服对手,中华之骄傲,吾族之荣光。”

全红婵与全氏武状元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齐名于庙堂之上。

打破了传统的认知,迈合村和全氏家族将他们姑娘的骄傲真正写进历史。

所谓“光宗耀祖”不过如此。


除了祖茔的修缮之外,迈合村内更是在奥运会之后迎来了基建的高速发展,全红婵家门前小院地面在她夺冠第二天晚上连夜硬化,以往没有路灯的迈合村更是为了迎接小红婵的载誉而归,装上了路灯,村里路面同样加宽硬化。


如今媒体再去探访,小村庄已与一般城镇无异。

2004年和2008年,劳丽诗与何冲在奥运会斩获跳水金牌,已经让广东湛江成为了大家口中的“跳水之乡”。

“我们骨子里的亲水性是得天独厚的喔。”

外地的朋友在湛江出租车上还会被司机不断科普。

事实上除了全红婵成长的湛江体校之外,湛江还有包括赤坎区跳水学校在内的多处跳水场地,尽管条件层次不齐,但好歹在泳池旁边有一处能够栽培希望的沃土。


即便只在湛江体校,日常练习跳水的孩子也有数十人,其中包括了全红婵的妹妹。

7到11岁的孩子们每天都要在陆上训练之外,还会将走板、压板、起跳、翻腾,入水这套动作中反复操练百余次。

从小接触跳水,让这些孩子们性格更加开朗和外向,他们之中的多数人也毫不避讳记者的提问与镜头。

一出训练场,孩子们稚气与天真的一面展露无疑,他们跑着、跳着,甚至比在跳板跳台上更加欢脱。

没有成绩的包袱,也没有更多聚光灯的照射,恍惚间他们都是一个个“杏哥”,是一个个烂漫无邪的少年。

湛江并不是一个经济十分发达的城市,甚至看上去更多的还是淳朴与自然。面对提问,大多数孩子表示自己“从未想过”像自己的师姐那样成功。


但全红婵的真实存在,还是让他们对通过跳水这条独木桥,走出一片天地增添了一丝希望。

体校之外,是迈合村的小学生们在课堂上齐声喊道“红婵姐姐你是我们的骄傲”;几百公里外的广东实验中学体育馆里,有同学因为与全红婵击掌而兴奋得不想洗手;而她的家乡,在央视镜头的记录下,一遍又一遍地被广而告之至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全村的希望”以往只是人们口中的美好愿景,是全红婵把它具象化了。

赛程直播网 足球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 即时比分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足球赛事 英超中文网 即时比分